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

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身体饱受摧残直至去世。治疗过程中的种种疑问和不符常规,让医院员工心生疑窦,决心要把结果搞个水落石出。三次申请医学鉴定后,她才惊异地发现:原来为家人治疗的多名科室医生以及相关护士竟然没有行医资格!

图片 1

图片 2

医院回应称,1名医生确实无医师资格,但未单独执业;其他3名医师均具有医师执业资格,不存在非法行医。但医院出示的医师执业证书却显示,3人均是在老人去世之后才取得医师资格

相关阅读: 《从医25年平均单张处方不超80元 小钱治大病》

因腹胀、恶心,30岁的女教师詹曼英,走进万祥微创医院(下称“万祥医院”)就诊。此后,她又辗转换了两家医院,可历经20多天的治疗,她的病并未有任何起色。结果,她永远离开了三尺讲台,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梅在陕西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已经工作整30年。近来她才惊讶地发现,这所三级甲等医院的一些主治医生及护理人员竟然没有行医资格,而医院日常监管更是漏洞百出。

55岁的武汉市医生王争艳被评为30名“江城好医生”中的一名。这位从医25年头发花白的医生,平均单张处方不超过80元,至今还常开两毛钱的处方。

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詹曼英的父母最终将它们告上公堂,索赔63万元。但至今还未拿到赔款,女儿还躺在冰冷的停尸房里。

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她的这些发现,缘自一位76岁的老人的屡遭误诊,身体饱受摧残直至去世。这位老人就是她的父亲。

在“看病难且贵”的当下,王争艳医生的事迹让人心头一热。原来看病,也可如此简单!

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这起医患纠纷,引起了鲤城区政府的高度重视。昨日上午,鲤城区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局和卫生局等8个部门,在鲤城法院的召集下,出面“会诊”调解此案。但是,因原被告要求差距过大,最终双方未达成协议。

这场噩梦发生在两年前,可是至今尚无结束的迹象。

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能治好病,讲究的是医术;但花最少的钱把病治好,靠的却是医德。可开可不开的药不开,可选可不选的贵药不选,一切从患者利益出发,这便是一种可贵医德境界,也是一个评价一个医生好坏的核心标准。但当下一些医生,为了提成、回扣等个人私利,置患者利益而不顾,能选昂贵药的坚决不用便宜药,能让病人多住一天的决不让他及早出院,把病人当成了提钱机器,缺失了应有的人文关怀。

医院员工家属——一位76岁的老人屡遭误诊,与女儿曾就诊的三家医院交涉无果。女教师蹊跷病故 三医院坐上被告席

疯狂急救车

我们呼唤医德、希望每个医生都能达到王争艳这样的境界,这种心情值得理解。但也须保持清醒头脑,因为没有制度约束,单纯依靠个人道德自律,无异于天方夜谭。换句话说,要让更多人享受到“80元处方”治好病待遇,关键还在医疗体制和相关制度安排。

昨日上午,詹曼英的父母和代理律师出现在法庭上———这是他们第4次走上原告席,此案已历经3次庭审,但仍未作出判决。“我们农民家庭培养一个教师很不容易,女儿是我们家唯一的支柱啊!”协调会上,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满脸悲痛。而詹曼英的母亲一直趴在桌上,泪流不止。

接病人撞伤陪护人脖颈

王争艳以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尽职尽责,使群众免受看病难、看病贵之苦,赢得患者信任。但是仅靠几个好医生,显然无法有效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个普遍性的民生难题,更多的人仍然要在“又难又贵”的圈圈里转悠。当下医疗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如便宜药物被排挤出市场,医疗器械市场乱象丛生,医药流通秩序混乱等,是导致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一大原因。如何铲除这些“病瘤”,良性的制度性安排无疑更值得期待。

今年1月12日至24日,詹曼英因出现腹胀、恶心和呕吐等症状,3次前往万祥医院就诊。在万祥医院,她被诊断为患有胃炎,医院对其治疗,并让其禁食7天,还介绍她到晋江深沪福联中西医结合医院(下称“深沪医院”)治疗。事后,深沪医院根据万祥医院所嘱的药物,提供静滴治疗,还对詹曼英进行抽血、“淀粉酶”检验等治疗。其间,万祥医院曾派人前去共同治疗。

2007年5月24日,王梅的父亲王应环出现腹胀、排便困难,在家乡彬县医院治疗。王梅想着把父亲转到自己的单位治疗照顾起来更方便一些,便和家人商量,将父亲从彬县转往咸阳市的陕西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

制度是基础,是基本的保障性因素,这个问题不解决,百姓看病难题终究无法解决。当前,我们在全社会倡导医德医术的同时,更应加强制度方面的建设,只有多管齐下,才能涌现出更多的好医生,让更多患者享受到“80元处方”的待遇,从而有效破解普通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这个老问题。

1月31日,詹曼英病危,入住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下称“二院”)。2月1日,詹曼英接到病危通知单,经头颅CT检查被怀疑患有脑炎。考虑到病情危重,二院欲待詹曼英病情稳定后再进一步检查。但随后,医院根据脑炎症状给予抗病毒药物治疗。随后两日,詹曼英被停用半天抗病毒药物。2月3日,詹曼英被明确诊断为脑炎。随后,詹曼英呼吸困难,家属放弃抢救,在出院途中死亡。

晚上6时许,从医院来的救护车接到王应环及陪同家属后,向咸阳市返回。

其他热点新闻链接:

在法庭上,詹曼英的父母认为,万祥医院未诊断出女儿患有脑炎,却按胃炎治疗,又让女儿在重度营养不良的情况下禁食7天,导致她免疫力下降加重病情,并延误了治疗时机。而深沪医院也未进一步检查女儿患有脑炎的可能,也按胃炎治疗。而二院也未对症治疗,进一步加重病人的病情。三家医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共同负赔偿责任。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