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一孕妇剖腹产手术后输尿管被缝,说患者去大医院看病像打

新一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即将开展,记者昨日从江门市卫生局获悉,江门从明年起,估计参加新农合的农民约238万人,他们能够享受每月门诊报销至少提高10元;特殊门诊由2009年3000元提高至1万元;住院报销封顶线由原来的5万元提高至6万元;母亲参加新农合“生产”的,婴儿随母亲免费享受当年保障;全省唯一促进中医发展新政策,在住院治疗过程中,中成药比例占四成的,报销比例提高5%。

现如今,说患者去大医院看病像打“持久战”,一点儿都不过分。早上摸着黑起来排队挂号,经过几小时的等待,终于拿到一张到诊室的“通行证”;好不容易看上了病,看到缴费处、检验科门口的人龙,只能咬咬牙继续战斗;在熙攘的人群和污浊的空气中来回穿行,费尽周折做完所有检查,又要面对药房前的人山人海……对许多人来说,除了疾病本身,看病过程也是一种考验和折磨。

“剖腹生娃,谁缝了我的输尿管”

预计238万人参保

真正看病时间仅占2%

镇江一孕妇剖腹产手术后输尿管被缝,为此多次住院苦不堪言,院方称对此不负责任

新一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即将拉开序幕,目前正处于宣传发动阶段。江门市卫生局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黄深洪主任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市参加新农合目标人群大约有240万人,除去出国、外出务工已购社保等原因外,今年实际有228万人参加新农合医疗项目。

11月19日—25日,记者走进北京协和医院、同仁医院、人民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儿童医院、西苑医院6家三甲医院,跟随6位患者体验了他们的看病过程。

健康孕妇张龙银满心欢喜来到镇江市京口区人民医院,接受剖腹产手术。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孩子生下来之后,自己却突然“瘫痪”了。转院一查,原来左侧输尿管下段竟被缝了数针,出现了梗阻,尿液无法正常排出。明明是剖腹应该缝肚皮,怎么就缝上了位于子宫两侧的输尿管?张龙银为此白白多挨一刀不说,还在床上坐着睡了半年,且因为尿路反复感染,两度住院治疗。医院对此却是轻描淡写,明确表示这是手术并发症,医生不负任何责任。

根据《江门市2010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宣传发动工作方案》,与2009年度相对比,2010年新农合的筹资标准、保障水平将大幅增长,这意味着参合农民将得到更多的保障,保守估计新举措将大大提高参合目标人群积极性,大约有238万人享受到新农合带来的实惠。

11月19日早7∶30,吴先生来到北京人民医院就诊,排队办理就诊卡。7∶50,开始排队挂号。8∶20,挂完号,去三楼诊室门口候诊,步行约10分钟。11∶50,等候3个多小时后,吴先生才看上病,就诊时间大约8分钟。12∶00,吴先生拿着处方和检查单去缴费,由于身上现金不够,只能刷卡,排了20分钟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却被告知“隔壁窗口才能刷卡”。12∶20,开始重新排队,25分钟后完成缴费。12∶50,至一层窗口排队取药。13∶20,取完药离开医院。吴先生无奈地说:“挂号、缴费、检查、拿药都要排队,就连等电梯都要排队,想走楼梯吧,上面挤满了人,还得排着队走。反正除了看病本身,别的都很花时间。”

意外 孩子出生,自己却“瘫痪”了

每人需多交10元

11月24日,大兴来的李大爷在西苑医院挂了神经内科的号。因为提前电话预约了,所以很放心地8点多钟到了医院,5分钟就办好了挂号手续,可楼道里挤满了人,李大爷和老伴眼神又不太好,仅找科室就花了10几分钟。二楼的划价和缴费处离诊室非常近,排队的人把楼道都挤满了,大家只能随着人流一点点往前蹭,走到诊室又花了10几分钟。李大爷在大兴区医院已经拍好了片子,这次只是找专家确诊一下,所以花的时间不长,不到5分钟就看完了。

今年3月14日,在镇江打工的孕妇张龙银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镇江市京口区人民医院接受剖腹产手术。手术前,张龙银按照正常的程序,做了全面检查。在京口医院入院记录上,张龙银健康状况清楚写着两个字:“健康”。然而手术后第二天,张龙银发现自己下身流出来的液体呈淡红色,和别的孕妇不一样,主治医生让她再观察几天。可当医生帮助她取下镇痛泵后,张龙银立马感觉腰酸背痛,特别是左侧腰部格外疼痛。医生说,可能是睡的时间过长了,才导致这种情况。到了第4天,张龙银的疼痛反而越来越重。

江门市卫生局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罗雁玲副主任介绍,《2010年工作方案》中2010年度全市参合率要达到99%以上,比2009年95%的参合率目标任务提高了4个百分点,江门市新农合参合人口覆盖率将进一步巩固和提高。全市农村五保户、低保户全部免费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记者按照挂号等候时间、其他等候时间、就诊时间、院内交通时间四类,进行了归纳总结。其中,人们最多的时间花在了挂号等候上,花费时间最长的一位患者,凌晨2点就到医院排队,花费了5小时40分钟才挂上号;最短的只花了5分钟,因为患者使用了预约挂号;在其他等候时间上,患者最长花费了近2小时,最短的也需要半小时;此外,记者在采访中也注意到,许多医院面积超过上万平方米,患者完成一次就诊,用在院内交通的时间最长为1小时20分钟,最短也要20分钟。对比起来,患者真正的看病时间却短得可怜,最短的仅有2分钟,最长的为8分钟。以平均每个患者就诊时间为4小时计,真正的看病时间只占2%。

3月20日,京口医院医生将张龙银转入江大附属医院治疗。

据介绍,2010年度蓬江区、江海区、新会区和鹤山市人均筹资标准要达到230元以上,台山市、开平市和恩平市的人均筹资标准要达到150元以上,比2009年度全市人均筹资标准110元,相应提高了120元和40元,筹资标准增幅为109%和36.4%。参合农民出资标准有适当的提高,2010年江门市参合人员每人出资30元,比2009年参合农民个人出资20元增加10元。“简单而言,所有参加新农合人员自筹资金部分,每人多给10元,剩余部分全部由政府缴纳。”江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医保科负责人表示。

四大原因拖延看病速度

记者从3月20日江大附属医院的DR检查报告单上看到:“静注大剂量造影剂后3—60分钟后摄,两肾区片示右肾显影良好,肾盏肾盂无扩张、破坏及受压移位征象,左肾不显影。右输尿管通畅,膀胱形态无异常,左顶部见子宫压迹,左输尿管未见显示。诊断意见为左肾60分钟不显影。”即左肾出现了问题。

各级财政将补助1.5亿元

那么,究竟是哪些原因造成患者的就诊过程如此“坎坷”呢?

医生建议,立即对张龙银进行二次手术,很快张龙银便被推上了手术台。记者从江大附属医院3月20日的手术记录中看到:“经膀胱镜检查,左侧输尿管开口周围明显肿胀水肿,呈炎症改变,导入输尿管导管约4-5厘米受阻,后改输尿管镜检查,进镜数厘米可见导管粘膜水肿未见腔道……在宫颈左侧旁输尿管可见数针缝扎线,予以拆除,由于周边粘连、炎症严重……故切开膀胱从左侧输尿管开口置管,但在缝扎处上端又受阻……”在手术名称一栏,清楚地写着“左侧输尿管下段梗阻解除术”。术前诊断:“左侧输尿管下段损伤”。

据悉,2010年,各级财政补助蓬江区、江海区、新会区和鹤山市参合农民每人200元,各级财政补助台山市、开平市和恩平市参合农民每人120元,比2009年各级财政补助90元的标准分别提高了110元和30元,财政补助增幅为122%和33%。

痛苦 近半年坐着睡觉,至今下床要人抱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