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女士还是感觉难堪极了,女性在妇产科碰到男医生会感觉尴尬

患有股骨头坏死的李女士(化名)到长春某医院骨科看病,36岁的她没想到在医院一楼拍骨盆正位X光片的时候,男医生让她趴在床上,还让她往下脱内裤并伸手帮着往下脱。李女士感到受到侮辱就报了警。

拍X光片时被男医生要求脱光上衣、做乳腺检查时男医生用手拿拿捏捏……最近,记者接到不少女读者的反映,称在医院看门诊时,为她们做检查的竟然是男医生,更为难堪的是,医生会当着实习生的面问“某某地方会不会发痒”、“性生活是否正常”等尴尬的问题。女读者认为其隐私已经在无形中受到侵犯,甚至提出了妇科门诊是否应该让男医生止步的建议。医学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男医生为女患者做检查时,是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以自然、严肃的态度来做医学检查的,患者应当大大方方坦然配合检查。

又一个“三八”节即将来临。当我们聊起女性朋友的健康话题时,就会联想起医院里的“热门”科室——妇产科。除了要解决妇科病以外,健康女性的生育和平时的妇科体检都离不开这个科室。然而,当女性朋友去妇产科检查或治疗碰到了男医生时,又会有何感受?记者进行的一份随机小调查显示:因为涉及私密处,易让人尴尬,多数门诊女性患者不喜欢妇产科男医生;住院患者相对不大介意男医生;女性朋友对男医生的接受程度还与医生的技术有关(调查结果详见26版)。在温州,妇产科领域有很多优秀男医生:温医附二院吕杰强、市二医冯泽蛟、市中医院马大正、温州中山医院程泾……记者对市区6家公立医院进行统计,发现男医生共有20位,占妇产科医生总人数的9.43%。这些妇产科男医生与女医生一起,共同担负起了诊治女性疾病的重任。

感觉受辱拍X光片时医生让她脱内裤

女病人:男医生竟让我脱裤检查

女性在妇产科碰到男医生会感觉尴尬,不愿意接受其检查或治疗。那么,作为妇产科男医生,他们又有着怎样的心理感受?他们想对女性朋友说些什么?本版邀请到了三位嘉宾——

4日中午,在长春某医院门口,记者见到了李女士和她的丈夫。李女士说,她因12年前的车祸导致左侧股骨头坏死,3日她来到这家医院就诊。在三楼骨科看病时,因没有带以前拍过的骨盆正位X光片,医生要求她去一楼再拍一张。当时是护士领着她去一楼拍片的地方的,到了那里之后,护士就走了,屋子里就剩下她和一个岁数挺大的男医生。护士走后,她把拍骨盆正位X光片的票子给了男医生,男医生让她先趴在床上,尽管李女士按照医生说的趴在了床上,但她觉得挺纳闷,以前拍骨盆正位X光片都是躺在床上。男医生让李女士把外面的皮裤、线裤脱了,李女士照办后,医生又要求她往下脱内裤,李女士有些犹豫,此时医生说,这样便于检查。李女士勉强地说也行,在李女士往下脱内裤的时候男医生伸手往下拉她的内裤,内裤拉到臀部以下时,男医生还用手摁来摁去。李女士觉得不对劲儿,以前她到医院拍这种片子时从来没有医生要求她脱内裤,都是穿着内裤的。李女士觉得医生在耍流氓,就生气地说“我就拍个正位片”。医生说,“那你就提上吧”,并让她翻过身,还把内裤皮筋往上提了提,之后就拍片了。

在一家妇婴专科医院,40多岁的宋女士因下身疾患来到了妇产科门诊室。轮到她的时候,一位年轻的男医生让其陈述病情,宋女士唯恐后面排队的人听到,便压低了声音对医生讲,医生却没好气地说:“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到里面脱裤子检查一下。”宋女士感觉颇不自在。但为了治病,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上床脱衣。

沟通好是法宝

院方认为这样检查是医生对患者负责

等三位女病人都脱去一条裤腿躺在检查床上等候的时候,男医生才进去统一为她们做检查。尽管有女性姐妹在场共同监督,宋女士还是感觉难堪极了,内心暗暗发誓下次只找女医生看病。

人物:李仁良 34岁 市三医妇产科医生

李女士出来后立即给丈夫打电话说了刚才的遭遇。李女士丈夫马上赶到医院,当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男医生走了,他们得知男医生姓王,他们随后去找医院的院长并报警。院长说,“这是医生对你负责任”。随后,自强派出所民警赶来,向他们了解了情况。李女士丈夫说,“我们就是要个说法,脱内裤拍X光片的做法对不对,如果对,必须让卫生部门给出这样做的理由”。

准妈妈:B超室居然也有男的

工作简历:1996年毕业于温州医学院,在苍南江南医院(现苍南县第三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6年后考到昆明医学院读妇产科研究生,3年后即2005年,来到市三医妇产科工作至今。门诊时间:周一至周五全天(3月、4月、5月)。

医生解释脱内裤是为露出坐骨、尾骨

宋女士还是感觉难堪极了,女性在妇产科碰到男医生会感觉尴尬。来自宁波的准妈妈苏小姐告诉记者,怀孕以后她一直频繁在妇产科门诊做检查,经常看到有中年女医生向躺在床上隐私部位裸露的患者发问,周围是一群患者和几名年轻的男实习生。甚至连孕妇做B超的地方,也有男医生在实习。

宋女士还是感觉难堪极了,女性在妇产科碰到男医生会感觉尴尬。我的理想是当医生。即使在医院检验科已工作6年,我还是努力找到了一个机会让自己变成一位真正的医生,哪怕是妇产科医生。

4日中午,记者找到了王医生。王医生说,这是医疗业务之内的事,他让患者上床俯卧位趴下,摁患者的臀坐骨、尾骨等看有没有压痛点,拍片时好把压痛点包括进去,把内裤往下弄一下好把坐骨、尾骨等露出来,在他摁的时候患者说不用检查赶紧拍片子。正常的是仰位照,一般近年有外伤史的话,从对患者负责的角度是要摁一摁腰椎等部位看哪里有疼痛点,所以才让患者趴着的。一般都是外裤、线裤脱到胯部以下,同时把内裤脱到两胯之间,内裤的皮筋可能影响拍片效果。

“这么多男的在一边看,太难为情了。”苏小姐有点脸红,她说自己每次的检查还算比较幸运,只是把裤子退低一些,有的女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还得把裤子脱掉。她觉得,男医学生要实习可以到别的科室啊,为什么单单会选择妇女聚集的地方?

在昆明读研究生的日子是边上学边工作的,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倍受打击。当女患者推门一见到我,会叫我出去。有礼貌些的会说“请你先出去一下”。我的自尊心大受考验,我曾跟我的导师说“我不干了”,好在导师及时帮了我一把,她耐心地安慰我并引导着我看病。在那三年里,我的心理素质及技术水平突飞猛进,为我现在能在市三医顺利看门诊打下了基础。

王医生说,后来穿内裤照是因为患者不同意脱下内裤,拍出来的片子效果正常。记者问:“在要求女患者脱内裤时有没有考虑过会让女患者感到受侮辱。”王医生说:“考虑过,有时也会注意,都是患者自愿的情况下脱内裤,患者不同意不能强制。”

男医生:为什么老说我“耍流氓”

我现在坐门诊情况比大家想象的要好得多,见我就逃的人很少。我现在还是一位年轻医生,患者不能从我的个人资历中得到安全感,但我有法宝:多与患者交流,让她们知道病情的诊治情况,说得越详细越好。如此,我与患者相处甚欢。我发现,患者怕的不是妇产科男医生,而是疾病。

同行观点:一般情况下拍X光片保留内裤

乍一听起来,女病人们似乎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男医生们也有他们的苦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心内科男医生永远忘不了一位投诉她“耍流氓”的女病人。“那位女病人因为心脏病发作入院治疗,作为医生我必须要让她袒露胸部进行检查。当听诊器在她的胸部移来移去进行听诊时,女病人似乎很警惕地盯着我,那种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但我还得注意她乳头部位的心音变化,因为这里是心脏变化最明显的地方,也是诊断心脏病的必须步骤,而且当时病房里有别的女病人在场。最后这位女病人在病好出院的时候,却向医院投诉我“耍流氓”。尽管医院最后也认为我受了委屈,却被同事们当成笑话传来传去……”

A、最高兴的一件事:一次接生,小孩有3.8公斤重。我镇定自若使之顺利产出,妈妈阴道保护完好,无需缝补裂伤(这种情况妈妈阴道多会有不同程度的撕裂)。

就在拍骨盆正位X光片时是否需要脱内裤的问题,记者采访了长春市中心医院放射线科李医生。据李医生介绍,一般情况下,外裤要脱掉,内裤保留,如果内裤是厚皮筋的要脱掉,摁不摁压疼痛点都可以。

这位医生告诉记者,在临床工作中,被扣上个“耍流氓”“帽子”的男医生屡见不鲜。其实,为了更准确地诊断病情,有些部位的裸露是十分必要的。有时,医生需要根据病人所患疾病的不同,而触摸病人某些敏感部位。如患乳癌,不但要仔细触摸乳房,还需要检查腋窝等处;下肢患蜂窝组织炎、肿瘤的患者,其大腿内侧的淋巴也多见肿大;有些盆腔肿瘤,有时不仅要检查触摸大腿内侧,甚至还要视诊阴部。他认为女患者应该加强自己的医学知识修养,对于这些正规程序的检查,应给予理解和配合。

B、工作中的遗憾事:经常碰到患者在小诊所已做了不规范治疗,病情反复后又重新来我处诊治。不规范的治疗费钱又误病情,让人痛心。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